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

太魯閣 42.125km 馬拉松 (上集)

今年會安排跑太魯閣42km馬拉松,其實只是為了要雪恥!為何這麼說呢,先來回顧 2001 年 Jeff 的馬拉松日記吧!

比賽前
得知訊息

那一天,一樣的習慣,清晨一杯咖啡,打開電腦收mail,突然看到這一封轉寄信,咦!這次登山社的朋友不是吆喝去爬山、也不是攀岩,換個活動了。

FW 急件:太魯閣路跑報名截止日:10/20
> 要參加的要快歐,我會報馬拉松組的‧阿發請轉寄其他要參加的.....
> yutzu
 
Re:報名時間已延長至10/30
> 請速至太魯閣馬拉松網站下載報名表: http://marathon.taroko.gov.tw/RUNNER.htm
> 阿發

一時之間,信箱冒出一堆朋友轉寄回覆:我有事哩、那天我可以、你也來咩............
我,好久沒看到大家,於是........

> 算我一份,順便幫我報一下
> 5min

事後才收到這份地圖,喔!原來要跑42.195公里,從太魯閣遊客中心跑到文山再折回,可是都叫別人幫我報了,先擦個汗吧 !


準備體力

既然要去了,多少準備一下吧。雖然過去當兵是陸戰隊,曾有大武裝一天行軍40公里的紀錄,打三、四天野戰,湊滿100公里才放假的情形也有過,況且登山連走10小時,也不下好幾次經驗。
但是面對國際馬拉松限時賽跑的型態,倒是第一次,而且工作之後,運動量急速遽減,要一次跑42公里,而且是有坡度的落差,倒是滿心虛的。
於是比賽前,我總共運動.........一次,而且只有騎一小時的腳踏車!

嗯.......準備去散步就好,太魯閣國家公園還沒有用散步的方式走過。

對壓!能走完就不錯了....

沒錯!就是這樣,比賽前3天已經開始歇斯底里 ...#@*&"
人是脆弱的動物

報到手續

11月23日,下午請個假,到台北車站和兩位學長集合,準備到花蓮和其他人集合,一開始就是美麗的錯誤

ㄟ,這次到底幾個參加?
ㄛ,連住花蓮的,5個
ㄟ,不就一開始一拖拉庫,聽到42公里,僅剩5隻小喵喵.......(早知道我也開溜!不過車票買了..................)

終於到了花蓮,先去大會報到吧

ㄟ,我的報名表呢?
ㄛ,不就都各自報名嗎?

溝通,是重要的,這是我在管理學上學到的理論,但是我一直以為那是理論,.....................果然太久沒聯絡,默契會消失。老師,我認錯了。
於是我們開始想辦法,討論明天比賽如何混進選手車、如何混過裁判.......,各種沙盤推演都出來了,這種小事是難不倒登山社的人,什麼樣的風風雨雨沒見過,只是對一連串的誤會感到好笑。我以為會一票人,會集體報名,會2天一夜 (後來決定跑完隔天再去爬山,玩個3天),會............... 唯一沒錯的,朋友是一起解決困難的伙伴。

比賽中

啟程
清晨 6 點,微帶涼意的晨霧,喚醒我身體每一個細胞,一杯牛奶和一塊麵包就趕去集合地點,雖然沒有選手證,但是憑藉陸戰隊所學滲透技巧和昨夜沙盤推演的策略,順利混入選手車和裁判的簽核。

7 點,隨著鳴槍聲,開始這42公里的歷險
該說是歷險嗎?到目前為止,算是吧!

第 1 公里

游刃有餘,邊跑還邊講笑話,偶而看到美眉還問學長要不要過去搭訕,機會難得ㄛ,長得漂亮又會跑馬拉松的女生不多喔,學長只笑說,追不到,我心想:好歹登山社10公里測驗,我45分鐘就跑完了,大不了跑慢一點,但也不致於追不到。不過,這個想法在25公里處,有個悲情的結局................待續。

第 3 公里

熊熊發覺四周都是一堆長跑協會,原來台灣有這麼多長跑協會,他們都穿著社團衣服,似乎在告訴我,小伙子,還是乖乖閉上嘴吧,專業的都這麼認真,反而業餘的頗為吵鬧。那天我穿登山社嚮導服,趕緊把衣服紮在腰部,遮住社徽,可以丟自己的臉,但是不可以丟登山社的臉。

第 6 公里

居然得開始調整呼吸,果然山路與平地層級不同!還是該說,學生與上班族墮落程度不一樣?

第13公里

進入撞牆期 ,身體抗拒不停地被損耗, 我內心小天使與小惡魔開始交戰,一個叫我放棄,一個要我繼續堅持。這種感覺從大一之後就沒有了,想不到會在這種情況再次出現。所謂天人交戰,是指這樣嗎?

記得第一次撞牆期,是大一參加登山社的負重訓練,背著20多公斤的背包,爬著五樓高的土木館,上上下下20多圈,不知道第幾圈時我陷入昏迷,雙腳的移動,靠著一股意志力支撐,突然間,我似乎看到自己的過去。有人說人將死會一瞬間把一生像錄影帶迅速迴轉,那一次,我看到了自己從高中迴轉,不過是花了1小時多才轉到到幼稚園,我也忘了哪一幕時,我走完全程,如果當時我繼續走,會不會倒轉到胎兒時期,然後結束生命,我不知道!如今,腦袋中開始無意識回想許多事情,到底生命是什麼?

撞牆期
通常是第一次開始做長距離跑步時會碰到的情形,當跑到某種程度,身體會認為無法再繼續負荷時,就會發出一些警訊,如肚子疼痛、呼吸困難、肌肉僵硬等,不過撐過這段時期,身體會再次恢復常態,並且調整為運動狀態,此時跑步就會十分舒服喔!當然,超出人體極限不叫撞牆期。

第17公里

昏迷中,想起曾經有個朋友,FW一篇關於「選擇」的文章,主角是一位叫做Jerry的男生,人的成功、失敗,都是自己選擇,而我可以選擇完成比賽,或是放棄不跑,然後悔恨許久。這封mail似乎像是一道曙光,劃破烏雲,讓我突破撞牆期,是小天使出現了嗎?


第18公里

小天使還是戰勝小惡魔,因為我知道我有小天使會保護我,她告訴我去「選擇」,想想,有什麼事,真的是我非完成不可的?有什麼目的,真的是我非到達不可的?有什麼人,真的是我非留戀不可的?我只能在有限的時間裡做有限的事,到有限的地方,認識有限的人。所以,認真去做真正想做的事吧。 而我選擇「堅持」,因為在這時間、在這空間,我只能認真地跑完全程。

第18公里
才剛脫離撞牆期,清醒過來,就被一位76歲老爺爺追過,他是比賽選手中最老的 ...> <... 就是左邊這一位,早上集合時還穿唐裝出現,只差沒有毛筆,不然一定很多人找他簽名。
還記得前兩、三公里,有人跟他閒聊,我只聽到他是 60 歲才開始跑步!如果 60 歲我還走得動,應該就會感謝上天對我如此寬厚,而老爺爺人生真的從 60 歲開始。 不過,突破撞牆期已經耗掉許多體力,只能眼睜睜看著老爺爺的身影越來越小,什麼叫做無奈與不甘心,我已經可以體會。
第20公里

經過折返點,拿到一個黃色髮圈當作折返信物,雖然不值錢,而且沾滿我的汗臭味,但是如果可以,我想把這份對我意義重大的髮圈,拿給小天使,少了那封mail,我可能已經放棄。雙腳已經開始抽筋,肚子也空了,早餐只吃一個麵包,跑了這麼久,差點餓暈在路邊 *_*" ,原來剛剛許多加水站和救護站都有餅乾、巧克力,大會早就準備好了,只不過等我餓了,已經被其他選手吃完了

決定的事,我就會堅持到底,即使沒有餅乾,也要照跑,因為真的倒在路邊,可能會被其他選手採死!

第21公里
為了控制腿部抽蓄程度,必須減少跑步姿勢,搭配走路,甚至倒著走,調整肌肉施力程度。果然人體是奧妙的,我可以實實在在感受到我施力的肌肉是哪一條,是否到抽筋的極限,並且有效調配力量,避免抽筋時也把肌肉收縮起來,因為當肌肉完全收縮時,就別想走了!
 
第25公里

被美眉級選手追過,仔細一看,不就是第一公里還想搭訕的那一位馬拉松美女,身為男人的尊嚴徹底破滅,果然美女都是難追的,還是乖乖當王老五吧!
但是我還是以救護站為階段目標,龜速前進中(因為救護站就可以噴些肌樂,延緩抽筋的程度,第一次發現肌樂還是有點用處,只要噴得夠多,連救護人員都制止我"你是來撈本的ㄛ"。 可是我忘記告訴他們,我連600元報名費都沒繳,所以這是搶劫!

第28公里

大腿居然有電殛的痛楚,每跨出一步都會被慘電一次,身體反抗的程度似乎達到極限,還好我在陸戰隊那段時間,已經習慣痛覺,或是說忘記了! 不過,為什麼會有被電擊的感覺,做壞事是會被天打雷劈的!要不要去補繳報名費,我想?

第30公里

主辦單位居然派車誘惑選手放棄比賽?雖然我知道大會體諒選手辛苦,怕有選手半路撐不下去,但任性的我,就是不上車 (這有辱中原登山社與陸戰隊之名)

第35公里
原來腰也會抽筋,至此,胸部以下已經完全失去知覺,只感到一片虛空,清醒著剩下我的手和意志力,只好加大手的擺動幅度,希望能帶動沒有知覺的雙腳,為緊迫的時間,爭取一點速度。突然想起,佛家得道高僧,為了將自己修練的極致,而有開六識 的過程 (心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觸覺......忘了另一個是什麼),其中較為激烈的手段便是"閉六識",先暫時讓自己失去這六種感覺,嘗試用其他方式感受這個世界。

我想,除了眼睛,我應該已經失去其他感覺了,而且三不五時,心裡的小惡魔就會出現,順便再電擊幾次,雖然連痛都麻木了。
這,算是接近高僧的修練嗎?那我要成佛了嗎?

不,並沒有,誰叫我平常只信"睡覺",佛祖、上帝才不理我。

最後5公里(37)

終於在一個加水站要到一包餅乾,已經下午1點,肚子終於不再悲鳴。吃餅乾時,加水站的美眉,似乎看穿我早就掛點,一直叫我和她一起坐工作人員的車,我笑笑說,“還有五公里,就快了.........”。都不行了,還耍帥,我想我待會一定死得很難看。

最後3公里(39)
已經無法維持跑步姿勢,兩條腿的肌肉僵硬到稍微彎曲就抽筋,原來「競走」規定不能曲腳,是有原因的。
不過一路過來都沒有加水站、救護站,沒有肌樂,也沒有啦啦隊加油聲,我會消失嗎?我開始害怕! 當世界末日來臨,當一切陷入絕望,總是會有奇蹟出現。我總是這樣相信,要在奇蹟來臨之前,做最好的準備!等待幸運女神的降臨!

左手一瓶水,右手居然還是運動飲料,緩緩從我身旁超越,不會太快,讓疲憊的我可以追上的速度,不會太慢,因為她在為我掌握時間。她是大會工作人員,放棄坐工作車的方式,陪著最後一群選手走完最艱困的時期,她是小天使派來的嗎?

已經不知道剩多少距離,最後的加水站出現,我在這裡再次噴上濃濃的肌樂,不過幸運女神並沒有等我,她快速地消失在路的另一端。 或許,所謂的幸運女神,就是在絕望中出現,帶來勇氣與信心後,又無聲無息的消失,而我,只是凡人。 謝謝妳,陪我走完最艱苦的一段,讓我看見奇蹟,相信奇蹟,最後的路程,就讓我自己創造奇蹟。


比賽後
花蓮一日遊

完成42公里的壯舉,原本以為會很輕鬆,所以原本計劃趁著還是假日,順便征服幾座海岸山脈。這個想法在跑完之後,想都不敢想。所以退而求其次,花蓮海岸逍遙遊。
但是,即使是逍遙遊,對我而言,都還是另一場挑戰,因為腰部以下幾乎呈現癱瘓狀態,連從椅子上站起來都要花個1分鐘,雙腳臃腫的程度已經不是白蘿蔔可以形容,應該要用冬瓜!不過既然團體行動,那就配合大家,好好玩一玩,拿隻登山用的雪杖就出發。

於是那天走過東華大學、清水公園、海岸咖啡屋,還去海邊撿石頭,頗為充實,只是多了一些有趣的鏡頭。像是大家都下車了,有個人還抓著車門努力掙扎爬出來;在清水公園閒晃一圈,還有一個撐著雪杖,還在一半的地方,明明走不動,只好裝酷;或是海邊撿石頭,大家都從另一端折返回來,又是一隻只走到一半就被大夥架上車。

不過,花蓮真著好美,我想這一輩子,一定要來這裡幾年,或許來讀研究所,或許老的時候,在這裡海邊開一家咖啡屋,不賺錢沒關係。只是來生活,just breath

十八層地獄

在還未成佛之前,我又體會佛家另一層真義,“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”。 雖然勉強跑完42公里,但是雙腳卻長時間缺氧,不但腫了起來,體重突然多了 2 公斤,而且根本無法走路,連花蓮一日遊都得拿雪杖。於是回到台北我就安排一連串的復健計劃。

在陸戰隊沒學什麼,只是每次放假就是復健腳丫子,這點對我現在來說,像吃飯一樣簡單。 針灸、蒸薰、水療、烤箱、電療、超音波、射線、、幾乎每天過著武俠小說中練功房的生活,可能還差油鍋沒用到,否則真的十八層地獄的苦刑全用上了。

第一天
已經可以不靠外力從椅子站起來

第二天
可以順利走路,只要不是有階梯的.......,所以今天還是專走"無障礙空間",這時才發現,這點台北市做得並不好。

第三天
終於可以爬樓梯,好感動,雖然很痛,但是已經不用撐著扶手才爬得上去。

第四天
腫起來的部分似乎恢復了,不過體重似乎還沒降下來,應該體內血塊還沒散掉。

第五天
大致上雖然每走一步還是會痛一下,但是已經不會一拐一拐,像個正常人。

第六天
還剩被撕裂無數次的膝蓋還隱隱做痛,看來醫生說要一個月,對我來說太多了。

第七天
上帝創造世界也用七天,大致上算是好了,脫離復健的日子,其他部分,讓自己身體慢慢調整吧,太激烈的復健動作,有時也會有反效果。

再見2002

2001國際馬拉松,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,吃盡苦頭,但是卻是一個很好的教訓和體驗。我想,2002年,我還是會再一次參加,並不是苦頭吃得不夠或是自虐傾向,而是想看看自己,當我準備充足時,我可以表現如何? 這次花了 7 小時,剛好在符合資格的時間內跑完,那下次我是否可以在 5 小時內跑完?擠到前 100 名?

曾經做過的傻事,不會忘記,登山社的體能測驗,10公里跑45分鐘,陸戰隊的大武裝行軍,日行40公里,還有在重感冒下玉山連走10小時,從山下走到山頂的圓峰營地!而這次又添一筆,2001國際馬拉松,42公里7小時。

一直在嘗試突破自己,不只在體能上,各方面都是如此。因此常常背叛自己的惰性,在不斷出走中,尋找真正的自由......
其實,平常我還是很懶惰的。

一杯咖啡就坐在樹下,可以發呆一下午,有時候,與其多心,不如少根筋。

2 則留言:

ㄚ丹 提到...

我好喜歡這一篇,青春洋溢,揮灑自如。

Jeff 提到...

那過幾天在跟你分享另一篇,也是2001年份的文章「瑞士旅遊手札」,在期待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