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4月19日 星期四

帶國旗到聖母峰(22)平凡人最接近聖母峰的方法

就從「聖母峰日出」開始展示照片吧!
這是從聖母峰射出的第一道曙光,在 Gokyo Ri 的高點上所拍攝


為了搶拍從聖母峰的第一道曙光,Jeff 凌晨4點從Gokyo開始出發,頂著寒風與零下的溫度,一步步向上攀登到五千多公尺的高峰,在那種環境下行走,一般人真的是走三步就要深呼吸、喘口氣才行,雖然當地嚮導說只要兩小時便可登頂,但是真正在這時間完成的只有我、小石和一位挑夫,尤其接近六點時,太陽即將從聖母峰跳出來時,我幾乎還離頂點數十公尺,讓我開始奮不顧身開始狂奔,就在零下的雪地、足以刮破臉的冷風、五千的高山、60度的陡坡和一半濃度的氧氣下,『我和太陽賽跑』!為了拍下聖母峰的第一道曙光!


很幸運的,剛跑到山頂並準備好相機時,曙光乍現!我立刻用包圍式曝光狂拍幾張,等情緒平復,太陽也躍升時,我才發現手腳已經凍僵,尤其雪地的寒氣直接穿透登山鞋,腳指幾乎快失去知覺,只有腫脹與麻痺的感覺!第一直覺是想慘了,千萬不能到組織壞死的階段,不然只有截肢一途!所以把相機塞進懷裡做保暖,免得也凍壞無法使用,同時身體也開始做各種活動,讓血液慢慢流到四肢末端,終於在大約10分鐘後手腳恢復溫度,才繼續開始攝影。


小石當然也把大相機扛上,在這冷冽的環境下掠取美景


這個老外,則是當天唯一領先我和小石,率先登頂等待日出,不過聽說他們凌晨三點多就出發,果然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,全隊都在日出前到達。


本隊則在日出後約一小時,陸陸續續到達
不過光看單教授走路的姿勢,就應該知道這山頭有多陡峭
更何況是在空氣稀薄的五千公尺高度行走,可謂步步維艱


終於隊員到齊,大家談笑風生,我當然也不能示弱
忘記剛剛手腳差點凍僵的的事,開始表演吞冰塊!!


我想我會永遠記得這次在五千公尺上與太陽賽跑的經驗
在這絕冷的人間仙境,按下快門的感動!




2 則留言:

阿源 提到...

是怎樣!!五千多公尺明明缺氧還可以用跑的去拍照!!

Jeff 提到...

這裡有單教授拍的日誌與影片檔
可以發現不是只有我在五千上亂跑拉
而且還有合唱團哩

http://shannweichang.blogspot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