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4月23日 星期一

帶國旗到聖母峰(24)當醫生‧看醫生‧巧遇醫生

原本習慣居住在平地的都市人,一旦進入高海拔進行高山活動,身體不適是件稀鬆平常的事,所以大家事前準備藥品也是重要的事。光我自己出發前就跟兩位有豐富 出國經驗的人請教,其中一位還是尼伯爾通,所以光是借到藥包就有十多種藥品,對付各項疑難雜症,自己還加買頭痛藥、綜合感冒藥與膝蓋保健用的凝膠,可謂是萬全準備,想當然爾,每位隊員幾乎也都是萬全準備才上山的。


不過事情總是發生在意料外,像是自己這次高山症狀居然只有一項:嘔吐!自己偏偏沒帶這一味,最後是靠學姊的中藥胃散才平復,而本隊唯一沒帶藥的單車女王Lulu, 原想仗著自己超強體力,卻是一路上高山症最嚴重的隊員,耗盡大家的藥品存貨外,最常出現的現象是每次當她痛苦呻吟的聲音引起大家關懷時,每個人都會把自己壓箱寶拿出來,像是醫生開始推銷自己的藥最有效,一定要用哪一種才行!


於是台灣單車女王成為大家的試藥區,大家狂下猛藥,我在旁邊僅遞出伏冒碇,因為我知道除非下降高度,不然只能強壓下症狀,可是如果他想靠意志力撐完全程,雖然極危險,我只能陪他走完,並且要有隨時扛他下山的準備。不過還好,第一階段的五千公尺完成後,我們降下高度到3800左右,讓他症狀稍微輕微一點,並且去當地村落看醫生。

由於我們當天行程頗緊,一早八點就跑去敲門掛急診,結果醫生出來看Lulu一眼後,就說不夠嚴重,請等到九點的正常時間,我們只好在門外的不鏽鋼三角原椎紀念碑等待,可能是我們太吵了,離門診時間還有半小時,醫生就開門收病人。

在山上看病還頗神秘,醫生只准病人進入外,並且全程錄影,我們猜想除了這家小醫院是有學術研究的性質外,錄影可以避免未來的醫療紛爭,也是他們考量點之一。

還好醫生診斷就是重感冒,血氧濃度也正常,只要再小心高山症的病發與保持體力,還是可以完成行程,並且給予一張時方詳細的診斷書與證明,方便我們回國時申請保險理賠使用。再等待Lulu的時間,我們也進入他們旁邊的一個小屋靜候,裡面還有手繪的高山症圖解!這家醫院真的很用心。


在醫生同意Lulu可以繼續下一階段高達五千公尺的高山湖泊區,Lulu本身堅強的意志力也讓大家認同可以一起同行,我們便朝Gokyo出發(通常這種情況便是應該下山休息,否則一旦進一步惡化便是全隊緊急撤退)。當然,回到五千公尺的領域,只有體力狀況較佳的隊員,像是我和小石已經完全適應五千的環境,其他還是會有點輕微症狀,更何況Lulu仍是重感冒中,高山症此時交叉重擊著Lulu!

幸好吉人天相,我們在爬升到4400公尺的晚上,所住的 Guest House 中巧遇兩位波蘭人,因為那家Guest House實在太小,而我們幾個實在太吵,我便拿了些台灣牛肉乾和海苔去做國民外交,聊開後才知道他們是對父女檔,漂亮的女生還是在德國讀醫學院,是個準醫生,所以當下馬上發現Lulu狀況不佳,熱心地給了一些藥,果然德國的醫術十分精準,Lulu隔天又活了過來,吱吱喳喳,嘴巴完全停不住,真是苦了大家的耳根 ... (下圖是漂亮的波蘭醫生與Lulu)


是堅強的意志,讓Lulu撐完全程!有高山症經驗的人都知道,當症狀病發時,除了正確的治療與下降高度外,其他靠的只有自己的意志力,Lulu能有勇氣與毅力撐完全程,真的實在讓人佩服,相信這一次旅程會讓她這輩子印象深刻吧!

2 則留言:

SSWu 提到...

Lulu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啊!
可惜Jeff/Lulu未留下波蘭女醫生的訊息,
不然可能有許多的異國故事不斷發生呢!

謝謝分享!

Jeff 提到...

這次碰到的國外朋友,有澳洲、波蘭、日本,都已經整理好聯絡資訊給隊員了,大家應該會陸續分享照片給他們,自助旅行的魅力就是會認識很多國外朋友喔 ^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