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5月8日 星期二

帶國旗到聖母峰(35)一個加哩餃發生的血案

從沒想過一個小小的咖哩餃,會引發我這次行程最嚴重高山症反應的引子,所以沒拍起來這可惡的小東西,但是給我咖哩餃的「兇手」,便是照片中臉都黑掉的當地嚮導 Ramesh。

其實嚴格說,這不算高山症,我們隊員反而戲稱為「潛水伕病」,因為我們當天一路衝下山,高度瞬間降低約一千公尺,不僅是我,也有人因此而有點頭痛,或許適應五千公尺艱困的環境後,回到平地也是要重新適應一次。

所以當我吃過嚮導請的咖哩餃約半小時後,我的胃開始翻滾,全身開始難過起來,突然之間感覺體力迅速流失一半,但是還是得繼續趕路,好不容易撐到中午,想點一個比較清淡的蔬菜春捲(當地春捲其實應該叫做「超大煎餃」),想不到這家餐館居然加了十分濃郁的咖哩來調味,讓我吃到有點噁心!如果當地有在賣彩券,我真該買個幾張,居然連吃兩個令我噁心的咖哩餃,真是塞事連連。

更糟糕的是,當天下午趕路時,碰到這次行程最惡劣的氣候,又是大雨又下冰雹,連 Gore -Tex 風衣也擋不住,讓我全身濕透透,一路上我幾乎邊走邊吐,平均每小時就吐一次,三個小時總共吐了三次,幾乎全身虛脫!但是我知道這種情況,誰也幫不了忙,我只能讓自己維持清醒、調配體力,然後用意志力走完這最後的三小時。於是我設定好最後的體力停損點,並且以單教授的速度作為我的速度,因為我虛弱到眼睛視線只能看到前面隊員的腳步,單教授的速度十分穩定也不會太慢,可以在較短時間內完成這段路程,而且當我需要有人分攤裝備時,他是十分可靠的夥伴。就這樣,最後一天我一路吐到終點!

更好笑的是,走在後面還不知道狀況的Lulu與Ramesh事後問我說,看我好幾次在大雨中彎腰,到底是在看什麼東西!?還好雨大,一下子就把我嘔吐物沖刷掉,不然他們看到也會嘔出來吧!


2 則留言:

ㄚ丹 提到...

我可是有一邊走一邊聽你的腳步,沒聽到聲音就會回頭看看狀況。

Jeff 提到...

那天真的感激哩 ^^
我就知道我壓對人了
如果放任自己走到最後面
只能聽lulu和領隊聊天
最後我走不見可能都還不知道吧 ㄏㄏ